初廿玖

杂食。懒。年更选手。
不不不,二十九你要勤奋!
可是臣妾真的做不到ORZ

【凹凸世界/安雷】游鱼飞鸟.04

人鱼和天使的故事。

很土的前世今生梗。

话说太子哥哥真的是反派专业户呀。

——————分割线——————


4

男人拥有黄金般的发色,背上双翼舒展开来,沐浴着如瀑的电光。印着星星图案的头巾猎猎作响。

另一道人影丢下了手中的双剑走上前去,在万丈雷牢中拥住了金发的男人。

“不要生气了,都是我不好。”人影亲吻金发男人看不清面庞的脸颊,“我爱你,布伦达。”

安迷修从睡梦中惊醒,他将手放在胸口,努力平复狂跳不止的心脏。

布伦达,是谁?

 

“雷狮,我亲爱的弟弟,瞧瞧你现在的样子,是从哪儿鬼混回来的?”天国神殿的门口,一个戴着黑色面具的人对着雷狮冷嘲热讽。

“这与你无关吧太子‘哥哥’。别挡道,我可没时间和你玩兄友弟恭的游戏。”

“慢着,”雷太子拦下雷狮,“我这次来可是为了帮你。”

雷狮挑了挑眉头,示意他说下去。

“你别告诉我不知道那个死老头在打什么主意。”

“如果你只想说老头打算在我的成人礼上直接让位的事,那你现在就可以滚了。”

“别着急啊弟弟,”雷太子自来熟地想要拍拍雷狮肩膀却被打了回去,他也不在意,接着说道,“我清楚你不想继承神位,既然如此我们不妨做个交易,两全其美怎么样?”

“哦,交易?你拿什么来和我做交易?神位是我的,就算我不想要那也是我的东西,给了你我有什么好处?”

“天神不能随意离开神殿,你真舍得?”看着雷狮脖颈上那串红色的吻痕,雷太子舔了舔嘴角,“不知道能被我眼高于顶的弟弟看上的小人鱼尝起来会是什么味道,而且……你就不奇怪么?平常总是第一个来找你的小尾巴去哪儿了?”

“卡米尔?你居然敢!”

躲过了雷狮暴怒之下的拳头,雷太子看上去心情很好。

“亲爱的弟弟,我等着你的答复。”我倒要看看,全身的软肋都在我掌握之下的你要怎么跟我斗。

 

安迷修的状态很不好,他看上去十分疲惫。

“你的心沉浸在痛苦中,在迷茫。”冰蓝色长发的少女看上去有些天然呆,有时却能十分敏锐地察觉别人的情绪,“为什么?你在苦恼什么?”

“安莉洁小姐……”

安莉洁是居住在北境冰海海域的魔女,从诸神圣战的年代一直存活至今,不过大多数人更习惯称呼她为“祭司”。她拥有强大的占卜能力,遗憾的是这种能力似乎很随机——你永远无法知道,就连她自己也不知晓,下一次占卜是在什么时候,占卜的会是什么事件。但无一例外,她的预言都成为了现实。

“我……做了一个梦。”

“梦,是愿望的体现。”

“不,那不可能是在下的愿望。”棕发的人鱼否认道,“我梦见了一个完全不认识的人。”

“安莉洁小姐,你知道布伦达吗?这个名字很熟悉,我却完全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

安莉洁闭目思索了一阵:“这是一个古老的名字,属于圣战之前的天神。”

一个千百年前就已经死去的天神,为什么自己会梦见他。而且,他有种隐约的感觉,那道手持双剑的人影,也很熟悉,熟悉到……仿佛那就是自己。

但这怎么可能?安迷修摇头,把这种荒谬的想法赶出脑海。

“话说,可爱的安莉洁小姐今天专程来找我,是有什么事需要在下帮忙吗?”

“我看到了未来,属于神的子民的未来。不过在此之前,我有另一件事要告诉你。”

“能够抵挡厄运的水晶碎掉了。”


TBC.


【凹凸世界/安雷】题目并不存在的校园pa.03

就是这样,起名废已经放弃起标题,以后就叫这个了!

——————分割线——————


12.

高中部教学楼前小广场的西边是篮球场和“罪恶的黑暗势力据点”——小树林。

海盗团成员们正趁着午休时间聚集在小树林召开“全体成员大会”。

雷狮捡了根不算高的树枝坐在树上,树下卡米尔在一旁默默喝奶茶,而帕洛斯和佩利在拿着篮球玩“你丢我捡”的游戏。

“真无聊。”雷狮叹了口气。

“老大老大!我们来打篮球吧!我一直想跟老大比一场!”佩利跃跃欲试。

帕洛斯则是顺手把佩利带回来的篮球又丢向球场让他去捡,眼珠子一转,向雷狮建议道:“雷狮老大,不如我们再去把之前那几伙人教训一顿。”

之前雷狮刚就任风纪委员的时候并没有光顾着找安迷修的麻烦,毕竟接了这个差事还是要有点敬业心的,于是雷狮用绝对的实力给高中部的老大敲打了一番,现在整个学校里海盗团独大。

“不去,那群弱鸡太弱了,踩起来都没乐子。”雷狮兴致缺缺,“也不知道最近安迷修那傻子在忙什么,我挑衅他都不理我。”

远在教室的安迷修打了个喷嚏,忿忿地想:一定是雷狮又在说他坏话!

 

13.

凹凸中学的校运会两年一届,在九月底,初中部和高中部一起召开,但是比分排名是分开进行的。

上一届校运会,安迷修和雷狮还都在初中部,凡是有他们参加的项目,冠亚军就一定在他们之中产生,直弄得学校的体育特长生们都连连感叹“惹不起惹不起”。

每逢校运会,全班最头疼的大概是体育委员了,因为根本就没人愿意报名!

高二(3)班的体委同学昨天一晚上没睡好,捋了捋自己处于危机边缘的发际线,将期盼的目光放在了刚进教室的安迷修身上。

“安哥,跳高、跳远、跑步了解一下?”期待地搓搓手.jpg

安迷修最终报了本班无人问津的1000米。

这个消息雷狮知道得也很快,一巴掌拍在苦瓜脸的高一(1)班体委桌上把对方吓得一哆嗦,心想自己也没有得罪过这位校霸大佬,结果人家只是问他要校运会报名单,然后潇洒地在1000米一栏签了名。

 

14.

运动会开幕那天是个阴天。

安迷修并不想吐槽理事长丹尼尔在开幕词上照着稿子念的那句“风和日丽”,悄悄打了个哈欠就开始走神,不自觉地在高一(1)班的队列里寻找雷狮的身影,结果正对上那双紫眼睛。

雷狮微扬着头,像一只高傲的雄狮,对安迷修露出一个自认为挑衅的笑。

安迷修好似烫到了一般立马移开视线,藏在头发下的耳尖通红,心跳也不受控制地快了一拍。以前怎么没发现雷狮笑起来这么好看。

“切,又不理我。”雷狮不高兴,认定了安迷修在故意躲着自己。老子就那么不招人待见?难道是开学那阵一天三顿地找茬给他惹生气了?不能啊,老子又不是头一次这样欺负他,安迷修那老好人的性格才不是这种小气的人,之前就连两人之间闹得最僵的时候,也就是上学期“绯闻同居事件”期间,安迷修都只别扭了几天,之后完全没影响他们三天一小吵五天一打架的日常交流。

他还从来没有像这样超过十天以上不理我!以前不是很喜欢挑刺找茬四处宣扬正义誓要铲除恶党的吗!雷狮越发气闷,只觉得自己闲的手痒痒。不能这样下去了,他要找个时间带海盗团堵一堵安迷修,两个人“好好谈一谈”,当然谈不拢的话他其实更愿意动手。

雷狮坚信,他和安迷修之间没有什么问题是打一架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打两架。


TBC……

【凹凸世界/安雷】题目依然没有想好的校园pa.02

希望能写出一个小甜饼。

——————分割线——————


9.

周六。

一早,雷狮是被厨房传来的香味吵醒的。

“哟,安迷修,早啊。在做饭呐。”雷狮站在厨房门口,盯着在里忙活的安迷修……面前煲的肉粥。

许是才醒的缘故,雷狮难得没带头巾,穿着从安迷修衣柜里翻出来的睡衣,漂亮的紫色眼睛因为打哈欠而漫上一层水雾。

虽然雷狮已经在他家呆了两三天,可平常要上学走得匆忙,这副模样安迷修还是第一次见。自己的衣物穿在雷狮身上稍稍有些宽大,再配上这么无害甚至还有点可爱的表情,安迷修突然有点不自在,半晌才回了一个“早”字。

早餐时间安静得不正常。

安迷修放下粥碗,打算和雷狮进行一次亲切友好的谈话。

“恶党,吃完饭你就早点回……”

“诶呀!安迷修你在说什么?我耳聋了听不到呀。”雷狮瞬间戏精上身,扶着额头做虚弱状,“不行不行,我头也好晕,说,你是不是在粥里下毒了。啊,好难受我要再睡一会儿。周末不睡回笼觉多可惜。午饭再叫我啊ノBye~”说完闪身进到安迷修的房间,“哐”地关上了门。

安迷修看着雷狮十分不走心的做作演技,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他发誓,他真的没有下毒。


10.

雷狮在当天下午便自顾自回了家,安迷修还是叫他出来吃晚饭时候才发现人不见了的。

哼,恶党果然是恶党,走了都不知道说一声。安迷修架着笔略有不满地想道。

半个学期过去,校园里关于他们两个人的绯闻已经散的差不多了——毕竟一开始就只是雷狮为了和他作对故意让帕洛斯散布出去的消息,要不是“同居”事件加了把火,这事早就结束了。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安迷修最近总会想起那天早上雷狮雾蒙蒙的紫眼睛。就算他再讨厌雷狮这个人,再不甘心,也不得不承认那个恶党长得很好看,好像……比小姐姐们都好看!

噫,自己怎么会有这种可怕的想法。看着面前摊开的习题册,安迷修甩头把纷杂的思绪都赶出脑海,自习课也要认真对待不能总是走神啊。

 

11.

转眼上了高二,安迷修终于卸任了风纪委员。本打算安心享受属于“退休老大爷”的闲适时光并努力学习为高三打基础,结果发现,他安心的太早了。

“安迷修,殴打风纪委员,扣1分。”——喂喂,明明是风纪委员先动的手吧。

“安迷修,发型太乱,仪容仪表不合格扣1分。”——天生刺猬头怪我咯?

“安迷修,没有理由,大爷我看你不顺眼,扣1分。”——靠,这也行!

……当真是风水轮流转,报应来得如此之快。

可是,wait,为什么接任风纪委员的会是雷狮?这种作风不端成天打架的人怎么可能起到良好的带头作用!况且安迷修分明记得,刚开学时候定下的人可不是他!

可怜的原风纪委员人选委屈巴巴:“安哥,你觉得咱们整个学校除了您老还有谁能制得住这位大佬么?”

制不住怎么办?本届学生会会长一拍大腿,那就让他自己来管嘛!

安迷修:恕我直言,我真不觉得这是个好主意。

学生会长:放心放心,你的扣分记录没人会当真,老丹都发话给抹掉了。

安迷修:……会长你误会了,我不在意扣分,但这是原则性问题啊!


佛系又随缘的TBC……


【凹凸世界/安雷】游鱼飞鸟.01~02

人鱼安X天使雷。

OOC已放弃治疗。

我爱人鱼攻。

——————分割线——————


1.

夜晚的海面上风平浪静,月光照耀其上,泛起粼粼波光。

老实忠厚的渔人正收着网,打算结束一天的工作,余光却突然扫到一旁的海面上——一尾人鱼跃出了海面!

蓝绿色的鱼尾在月光下有如来自遥远东方的玉石一般晶莹剔透。

渔人惊呆了,待到海面平静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连忙握住脖子上的贝壳挂坠,向海神祈祷。

人鱼,是海神的宠儿,是大海的精灵,他们守护着大海,也守护着依靠大海为生的人类。

 

安迷修躲在不远处的礁石后,看着逐渐远去的渔人,悄悄松了口气。自己太过兴奋,都忘记注意海面上有没有人类存在了。

今天是他的成年礼,人鱼唯有在这天才会浮出水面。当然这并不是说以后就不被准许出来,只是大多数的人鱼来到海面一次后不想再来才会变得如此。

安迷修大口吸了吸气,却好似被呛到一样猛地咳嗦起来。果然,这种轻飘飘凉飕飕又特别干燥的叫做空气的东西,很难让人习惯。

但这些并不能阻止他对人类世界的好奇心。安迷修向海岸游去。他要快点,在太阳完全升起来之前,他必须回到深海区。

 

雷狮收拢翅膀,叼着一根草叶坐在悬崖边上,双腿晃晃荡荡,让人不禁担心他会不慎掉下去。

他是从家中偷偷跑出来的。逃家这种事,他可是惯犯。作为天神最为宠爱的小儿子,谁敢罚他?被抓回去顶多是关两天小黑屋,放出来后照样死性不改接着往人间跑。

倒不是他有多么喜欢人类的世界。在他看来,人类的世界和天上的世界一样无聊,但在人间至少不用面对大哥的冷眼和父神的唠叨。

他知道大哥并不待见他,至于原因,任谁有个偏心至极、甚至想将神位交给还没成年的弟弟的父亲都会不满吧。可他能怎么办呢?谁来继承神位又不是他能决定的。

分明小时候兄弟间感情还算不错,为什么如今会变成这种你死我活的模样?想到这里,雷狮感到一阵烦闷。他吐出嘴里的草梗,起身伸展双翼。

神位啊,一辈子被束缚在高高的神座上有什么好的,还不如在风中飞翔的感觉来得自在。

雷狮抖落粘在羽翼上的尘土,纵身跳下悬崖。

 

安迷修藏在海面下,他偷偷观察着坐在悬崖边的人类——或许是人类,或许不是——因为那家伙比人类多了一对白色的翅膀。

还在深海的时候,身为人鱼王的师傅经常给安迷修讲海面上的事。

带有翅膀的是鸟类,而在海边,有一种白色的鸟类叫做海鸥。

可是那个生物和师傅画给他看的海鸥也不大相同,所以这究竟是人类还是鸟类?又或者是“鸟人”“人鸟”?据说生活在海边的海鸥是吃鱼的,这么大只的海鸥不会把自己吃了吧?

安迷修惴惴不安地想游远一点,却突然看到那只白色的大鸟从悬崖上坠落,直直地向海面砸来。

鸟类会游泳吗?安迷修不太确定这个问题的答案,可身体却比头脑反应更快地跃出海面。鱼尾划出一个极美的弧度,他向着天空伸出双臂,环住了从天而降的“海鸥”。

 

多年之后,雷狮回忆起这次初见,依然忍不住爆粗口:“安迷修你大爷的,老子刚张开翅膀,你个白痴就把我拖海里去了!”



2.

安迷修拥住从天而降的白鸟,白鸟有一双很美丽的眼睛,他不知道要怎么形容,因为出生在阳光照不到的深海的他从未见过这种神秘深邃的色彩。而现在,那双紫罗兰色的眸子中正盛满怒火,也因此在安迷修眼中变得更加迷人。

显然,人鱼先生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冒犯了一位天使,他依然沉浸在某种不知名的思绪中——俗称“发呆”。直到额头处传来钝痛,唤回了他的游离在天外的神志。

“喂!快放开我!”白鸟趾高气昂地命令道。

安迷修下意识松开手,然后,不会游泳的鸟类,落海了。

 

悬崖下一处隐蔽的礁石上,人鱼先生和天使先生并排躺着。

天使先生还在昏迷状态,而人鱼先生则是累得半点不想动弹——被海水浸透的羽翼变得十分沉重,安迷修费了很大力气才将他拖到这里。

好吧好吧,安迷修承认,这只形似人类与鸟类的生物会落海确实是他的过失。当然,就算不是他的责任,向往人类的“骑士精神”并且以“骑士法规”为行事准则的人鱼先生也绝对不会见死不救。

可是现在,他必须要离开了,因为太阳就快升起,刚刚成年的人鱼鳞片还很柔弱,无法抵御阳光,长时间的照射会使他们脱水,皮肤也会被灼伤。

临走前,安迷修找来一块贝壳,用锋利的指甲刻下几句话,以表达歉意与友好之意。

 

清晨的海风带着浓重的水汽透过天使湿透了的衣服跟羽翼,雷狮打了个哆嗦,硬生生地被冻醒了。

“哈秋!”他晃了晃昏沉沉的脑袋,努力回想发生过的事,却在手下摸到一块贝壳。

上面刻着一大段话,是通用语。“尊敬的白鸟先生,因为在下的过失致使阁下发生危险,在此向您表达诚挚的歉意,希望下次再见您依旧安好。”

哦,雷狮想起来了,这应该是那条把他丢进海里的该死的人鱼留下的。白鸟先生是什么鬼?再加上这种乱七八糟的文法,雷狮撇撇嘴,这年头的人鱼一族都变得这么奇葩了么?

算了,被海水浸过的衣服黏糊糊地粘在身上弄得他一点都不舒服,当务之急是找个地方休息。虽说离家出走一天就回去说起来有点没面子……但当他站起身准备离开时,就发现已经不是有没有面子的问题了。

沉重的翅膀连张开都费力,更别提飞起来。

真是没办法。雷狮脱掉湿衣服,把翅膀展开铺满了整个礁石。身为创世之时最受创世神宠爱的种族,他当然不会因为吹了一夜凉风而发烧最后被烧傻。

日头越来越高,感受着逐渐温暖的阳光,雷狮惬意地眯起眼睛。有什么事,还是等他睡起来再说吧。

 

雷狮没想到,这一觉睡到月上中天才醒来。睁开眼,浓重的水汽与寒意又令他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那个,白鸟先生?”礁石旁的海面上竖着一根棕色的呆毛。“抱,抱歉。你是生病了么?我从海里找来了这种海草,每次不舒服吃过就好了。”

从这奇怪的称呼来看,是那只脑子不好使的蠢人鱼没错了。雷狮果然在手边摸到了人鱼所说的海草,不过挑食的他并不打算吃这种冰凉凉湿漉漉又腥味极重的植物。

“我没有不舒服。”雷狮随手把海草丢向了那根呆毛,“还有,别叫我‘白鸟先生’,我不是鸟。”

人鱼浮出海面造成的涟漪在还未扩散开时就被海浪荡平,他的头上挂着天使刚丢过去的海草,显得有些滑稽。雷狮一个没忍住笑出声来。

安迷修有些生气,但说起来这位“不是鸟的白鸟先生”会落水还是自己的过失,好像又没有立场发脾气。

“那么在下该如何称呼你?”

“雷狮。你呢?”

“安迷修。”


TBC.

——————分割线——————

本来计划七月份写完,之后一起发出来,但俗话说的好,计划就是用来打破的!(俗话:喂,我可没这么说过。)

好吧,我没写完,但是看到自己两个月都没发东西,突然深感愧疚,对不起我想要成为一个写手的伟大梦想。

二十九,下个月你一定要把这篇写完。


B萌海选第二天。
安莉洁晋级了!撒花!
今天要给格瑞加油!男子A组的强力选手真的很多,格瑞和罗辑票数相近,止不住担心啊。不过今天才开始一个多小时,我还真是在瞎操心。。。扶额。。。

今天B萌开始了,给安哥雷总疯狂打call!
还有安莉洁要加油哇,总觉得还是有望晋级的。
也总晋级是稳了。
没想到兄坑的逍遥副掌门人气这么高啊哈哈哈。
喜欢的角色太多了,唉,我真是个花心的女人ᖗ( ᐛ )ᖘ

【凹凸世界/安雷】题目还没有想好的校园pa

只是安雷校园生活的小段子,本来有主线剧情的,但是因为太狗血写不下去而被自己狠心腰斩……

只有3k字,当然还没写完,后续和题目一样还没想好,就,随便看看吧。如果有人看的话。

哦,还要说避雷。下笔时候想要从小写到大,所以出场的凹凸成员年龄按照原作-3。嘉德罗斯和金他们同岁,但是个天才所以跳级了。安莉洁是安迷修堂妹。蒙特祖玛是腐女。除此之外很多地方感觉OOC但是不知道该怎么改了,请见谅。

对不起,一紧张就爱啰嗦……嗯,没有想说的了。

——————分割线——————


1.

整个凹凸中学的学生都知道,初中部的老大雷狮和高一新上任的风纪委员安迷修不对头。

作为整个凹凸市最好的中学,凹凸中学的不同之处在于初中部和高中部在一起,共用一个操场和大礼堂,连学生会都是共同管理。可想而知,在这种情况下,身为老大的不良少年和身为风纪委员的好好学生之间会是怎样的水火不容。

不过很少有人知道,在“年少”时,这两个人也是有过可以称之为“友谊”的感情。

那时候安迷修才转学到凹凸中学的附属小学。

沉迷骑士道的小小少年一身正义感爆棚,在校园里看到雷狮打人就上去拉架,还端着大孩子的架子教育雷狮同学间要友爱。

雷狮撇了他一眼,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他说:“在下安迷修。”

“安迷修,很好,我记住你了。”说完转身拉着卡米尔就走,似乎还嗤笑了一声骂道“白痴”。

安迷修是后来才了解到,那天被打的人先骂了卡米尔是野种,雷狮气不过才动的手。

自知理亏的安迷修找到雷狮道歉。雷狮也没在意那天的事,只说了句:“原来你这家伙还有点脑子。”

就这样,安迷修交到了自己在新学校的第一个朋友。

然而第二天……

“喂,安迷修,你以后长大要做什么?”

“我要当骑士!你呢?”

“海盗船长!”

“……”

“……”

“不行不行,海盗是坏人,我不能看你误入歧途。”

“呸,你个白痴骑士,我乐意。”

“我才不是白痴,恶党,我一定要讨伐你!”

……然后他们就打了起来,仅仅维持了一天的友谊被画上了句号。

 

2.

安迷修和雷狮经常打架,虽然他们不在一个年级。

从小学到高中,好好学生安迷修从没得过“三好学生”的原因,就是和雷狮打架被记过。这一点曾经让安迷修无比怨念,但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甚至有天没和雷狮拌两句嘴都觉得少点啥。

 

3.

雷狮在初一时候组建了“雷狮海盗团”,成天带着三个小学生闯祸。

真是个狂妄又自我的恶党。安迷修想。连海盗团都要冠上自己的名字,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

然后为了对抗“黑恶势力”,安迷修开始着手组建“安迷修骑士团”,但最终因无人加入而夭折。

安迷修看着公告栏上摇摇欲坠的骑士团招募广告,心中无比悲凉。

雷狮带着他的三个跟班,见到安迷修蹲在树下画圈圈的落寞身影,忍不住感慨:“啧啧啧,真惨呐。”

……然后他们就又打了起来。

【日常】和雷狮打架(1/1)完成√

 

4.

说实话,安迷修不是没想过要和雷狮和平相处,但雷狮这人就是有能力把他气得跳脚,忍不住想要撸胳膊挽袖子地干一架。

安迷修升入高中部刚任风纪委员的时候差点没被雷狮逼疯。

迟到、旷课、着装不合格,这都是小事,和外校的打架斗殴也是常态,还有向低年级收保护费等等,各种坏学生干的事不一而足。翻开记过的小本本,一眼看去全是雷狮的大名,弄得安迷修那段时间看到这俩字就想吐。

小报告打给学生会长都不管用,打到理事长丹尼尔桌面上又被原封不动地打回来。没办法,谁让雷狮家在校董会颇有势力,学生会长不敢得罪,理事长也不想管。半个学期过去安迷修心累得想要辞职。

于是安迷修写了份辞呈。

递上去没两天,会长告诉他理事长丹尼尔先生要请他喝茶。

安迷修有点紧张,毕竟第一次进理事长办公室。来之前学生会长提醒过他,丹尼尔先生很擅长给人“洗脑”……

“安迷修同学,我听说你和雷狮同学的关系很好。”

安迷修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怕是理事长大人对“关系好”这三个字有什么误解。没想到半个小时的激情演讲亲切谈话下来,听丹尼尔分析,好像真的……不算太差?

安迷修稀里糊涂地接下了要帮忙教育雷狮同学的重任。

理事长的目光仿佛洞悉了一切:“安迷修同学,我知道你是一个正直善良并且乐于助人的好孩子,雷狮同学也是个好孩子,我相信你一定能够帮到他。”

所以会长说的没错,丹尼尔理事长真的很擅长“洗脑”。

正直的风纪委员安迷修就此开始更加兢兢业业地阻止雷狮作恶,妄图让他明白什么是“回头是岸”。

 

5.

雷狮最近很烦。

分明前几天那个傻逼骑士还一副“苍天不公人生无望不如辞职算了”的样子,最近是吃错了什么药又开始到处对他围追堵截的。

在第三百一十七次因为头巾被拽住而“惜败”于对方之手后,雷狮终于忍不住,随口说道:“安迷修,你成天针对我,干什么都要跳出来掺和一脚,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

这句话捅了马蜂窝,因为安迷修他,逃!跑!了!

这边安迷修被吓得跑出老远才反应过来,在下这么做简直像是做贼心虚啊!现在回去解释还来不来得及!但是上课铃已经响了啊啊啊不能迟到啊啊啊!

另一边的雷狮也有点蒙。什么情况?正常不应该是破口大骂“你这个恶党自恋也要有个限度”之类的,这落荒而逃的样子……不会真被他随口说中了?他真的喜欢自己?

这太不可思议了!原来这家伙喜欢人玩的还是小学生都淘汰了的“喜欢你就欺负你扯你辫子”这一套!

呸,什么辫子,老子的是头巾。

 

6.

近来心烦的人变成了安迷修。

他发誓他对雷狮真的没有什么非分之想,他真的不喜欢雷狮。咳咳,虽然也不讨厌,但他们间的感情,顶多、勉强、才能算是身为宿敌的惺惺相惜。

可是,谁能告诉他为什么现在全校都知道“安迷修暗恋雷狮”这件事了?还传得有模有样,连小学六年级的堂妹安莉洁都问他是不是给她找了个堂嫂。

安迷修心好累——什么“我发誓帮助向我求助的人”啊摔!他当初是哪根弦搭错了!就不该被理事长“蛊惑”接下这个烂摊子!

 

7.

雷狮酷爱离家出走这项活动,这一点安迷修也是知晓的,因为自从自己的“心意”暴露之后,雷狮离家出走的暂住地点多了一个他家。

“格瑞!你根本想象不到我回家看到雷狮特别有礼貌地跟在下师父说‘叔叔好’的时候有多魔幻!乖巧得像个假的雷狮!”安迷修一脸苦哈哈地向格瑞哭诉,嘴一跑偏差点说成“假的螺丝”,完全没有注意到一旁天才儿童嘉德罗斯杀必死的目光。

“……最可怕的是,他赖在我家赶都赶不走QAQ。”听到这儿,八卦部新闻部部长蒙特祖玛眼神亮了。

 

8.

安迷修的师傅是警察,最近有个棘手的案子要破会在警局住一段时间。了解到这些的雷狮在师傅走后以“你不是要帮我改邪归正么”为由,很心安理得地在安迷修家住下,霸占了安迷修的房间和床,还顺便嫌弃了一下床板太硬。

“雷狮,你之前离家出走都住哪儿?”去他见鬼的改邪归正,安迷修现在一点都不想跟这位大爷扯上关系,恨不得马上把瘟神送走。

“卡米尔家,或者帕洛斯和佩利那边。”

安迷修转身就去给这三位打电话。

帕洛斯和佩利的电话没打通。至于卡米尔,上来一句“大嫂好”吓得他手一抖差点把爪机摔坏。

“我说安迷修,你今天要是敢把我赶走,信不信我让全校都知道你这个负心汉对我始乱终弃。”雷狮脸上挂着恶劣的笑容,轻飘飘地丢下一个重磅。

真是要“多谢”蒙特祖玛。那天和格瑞诉苦被她听到之后,他和雷狮已经“见过家长”并且“同居”的消息就以光速传遍了学校。

安迷修缩在客厅的沙发上,抱着被雷狮丢出来的印着小马宝莉的被子,心中悲凉得想唱一首《小白菜》。


3个月才憋出3k的年更手速没脸打TBC……

【第五人格/杰佣】

心机深沉的娃娃脸杰克X暗恋杰克的佣兵先生

——————分割线——————

“这一场的监管者是谁?”

“杰克。”

奈布眼神亮了一瞬,又极快地隐藏在兜帽下。

他偷偷关注杰克很久了。什么时候开始的?记不清。只是反应过来时,视线早已随着他转动。

今天的杰克穿了一身红色的风衣,还带着玫瑰手杖,打扮得骚气又绅士。

其他伙伴去找密码机,而不擅于此的奈布非常自觉地接下了“转移敌人视线”的任务。不过显然,这个任务十分危险,奈布被杰克抓住了。

 

被杰克用公主抱的姿势抱起感觉怪怪的……

怎么说呢,奈布从来没想过自己居然会被一个男人公主抱,而且这个男人还是他的暗恋对象。

杰克哼着小曲,显然心情不错,抱着奈布悠闲地走向狂欢椅。大概是终于抓到佣兵的喜悦让他放松了警惕,竟然到现在都没察觉到奈布的异常。

奈布太安静了。他乖巧地窝在杰克的怀里。

说实话这个视角可真不错,能看到杰克长面具下光洁的下巴。他突然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奈布开始使劲挣扎,力道大得让杰克差点摔了他。

然后,奈布在“不经意间”,打掉了杰克的面具。

 

一阵令人尴尬窒息的安静……

奈布呆住了。其实他对杰克面具后的样子好奇很久了,但他无论如何都没想到杰克居然长了一张软萌又减龄的娃娃脸。

杰克也愣住了。看看掉在一旁草丛中的面具,又看看无辜眨眼的佣兵,黑着脸大步向前,把手上这家伙绑在椅子上,才返回去找他的面具。

 

奈布在椅子上神游,直到被园丁小姐救下还有点反应迟钝。

而重新戴上面具的杰克发现自己的一个猎物逃跑自然气急败坏。可惜电闸门已经开启,他也只能眼睁睁看着园丁带着佣兵逃离红教堂。

回到庄园休息的奈布满脑子都是杰克黑着一张娃娃脸瞪他的模样,还有刚刚在电闸门口,张牙舞爪的杰克看上去好像一只炸毛的小猫咪。

真的是……太可爱了……

“怎么办,好像更喜欢他了。”今天的佣兵先生也如此烦恼着。

 

“啧,杰克,不过是平局而已,还这么开心?”蜘蛛小姐调笑地说。

“啊,是呢。”

杰克慵懒地靠坐在高背椅上,手中把玩着长面具。娃娃脸上明明是很可爱的笑容,却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错觉。

他哼起了不知名的小调。

“奈布……”

“我的小奈布……”

“我可爱的小老鼠❤……”

【剑三/苍策】衣冠冢

初次尝试。是苍爹和军娘。BE。

——————分割线——————

初遇,是在繁华的长安城。
彼时,歌舞升平。
十里长街,人潮之中,迎面而过。
又蓦然回望。
便是四目相对,情愫渐生。

再遇,是在金戈铁马的疆场。
红缨银枪,壁立铜墙。
塞外角声中,已是倾心相许不自知。

后来呢?
后来啊……
战事平歇,解甲归田。
却是良人不在,只余一抔黄土。

“娘亲,爹爹是什么样子?”
“你爹呀,是个盖世的英雄啊。”
她看着门外的衣冠冢,一声长叹。

枕骸徧野,枯骨难分。
盾刀血难净,衣冠冢下埋。